荣耀记特别版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金融界荣耀记特别版,寻访王牌分析师,发现投资真逻辑。

02
被宏观第一耽误的段子手——郭磊
郭磊 博士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12年前误打误撞闯入宏观研究,12年后实力登顶戴上行业王冠,他就是圈内人称"段王爷"的郭磊。

2015年郭磊曾准确预判大宗见底,2016年率先提出经济复苏,2017年旗帜鲜明地喊出产能周期回升和三四线消费升级。去年郭磊杀出重围斩获新财富等诸多奖项第一。荣耀加身后的郭磊犹守谦卑,他说要努力做独立、清新、真诚一点的宏观研究,他的理想是让宏观分析江湖重现工匠精神。

2018年初,郭磊提出名义GDP在韧性中逐步放缓;2018年中中美贸易黑天鹅出现,郭磊提出经济将经历"两轮回落"。如今这些判断也大致不言自明。同时他又是一个对市场有足够敬畏感的人,他坦言预测是一件对错参半的事情,他调侃说判断未来就像是超远距离射击天空中的飞鸟,有时候各种动作都很标准,但依然难敌客观世界深不可测的复杂性。

在这篇采访中,你会看到一个谈论起经济问题逻辑严谨、不苟言笑;谈论起理想和生活又画风突变,诙谐幽默、妙语连珠,集宏观分析师与段子手于一身的郭磊。


投资-见解

金融界:"过冬"这个词一夜之间成为热词,中国经济在过冬,资本市场在过冬,民营企业在过冬...您怎么看当前中国的宏观经济,如何"过冬"?"春天"在哪里?

郭磊:春夏秋冬是一个比较形象的说法,但经济增长确实也一样有四季。从当前周期阶段来看,欧洲、日本、以及一些新兴经济体,它们的经济已经度过了这轮景气的高峰期,回落已有一段时间;经济表现相对最强的美国如今也有放缓迹象,如果这轮美国金融市场调整后续传递到居民消费,美国经济下来速度还会更快些,中国的外需后续总归会面临一定压力。同时,地产目前算是内需中的一个景气点,今年前三季度地产新开工表现强劲,三季度都超过20%了,后续也很难再加速。我们估计随着出口和房地产的放缓,名义增长在今年Q4和明年上半年会逐步回落。这会反映在企业营收和盈利上。

除了周期性增长的压力之外,我们的企业还会面临另外两方面的结构性压力。一是贸易摩擦,一部分出口型企业可能会面临关税成本的抬升;二是信用环境二元化的背景下,中小企业会在一定程度上面对金融资源可得性的下降。这些都是挑战。

所以微观经济主体有"过冬"的意识,本质上是对于这些风险因素变得更敏锐。在冬天里,优秀企业的战略判断能力、成本控制能力、资源整合能力、市场捕捉能力都会显现出来,它反而会更有相对优势,行业集中度会有提升。在衰退期,从成本到利率,从利润率到杠杆率都会有一个再平衡。在行业出清到一定程度后,ROE修正,投资意愿修复,经济就会有一个走向复苏的正循环,那么春天就会到了。所谓周期,本身就是这个道理。

还要提示的一点是资本市场往往要领先实体过程半个身位。所谓一叶知秋,一叶知春,资本市场就是第一片叶子。我们估计这轮经济短周期调整差不多到明年年中,而资本市场所理解的基本面触底有可能会更早一些。


金融界:除了金融行业外,房地产、汽车是非常重要的两大行业,从各地调研来看,车市、房市双双入冬似乎已是既定事实,您怎么看?

郭磊:汽车今年确实在工业、零售这两端下拉经济。汽车行业今年景气度低是一系列原因的叠加,有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毕竟汽车有一定早周期特征;也有行业自身的周期因素、前期政策脉冲消退之后的回落力量、以及贸易摩擦背景下价格预期的一些影响。房地产目前还算不上入冬,新开工目前还是比较高,但三季度价格有松动,销售也开始回落,销售又会通过销售回款影响到新开工和投资,后续预计整个地产系确实会压力加大。整体来看,我们认为汽车对于经济的下拉可能已经反映大半,今年Q4过去后,汽车的同比降幅会有收窄;但房地产对于下游的影响刚开始,尤其明年上半年可能会继续发酵。


金融界:人民币贬值一直是焦点问题,是否会"破7"争论较多。在您宏观分析的汇率框架中,人民币贬值到7是否合理?或者基于您对政策的判断,国家是否会允许人民币汇率破7?

郭磊:这个问题要两方面看。从购买力平价的角度,我觉得人民币可能并没有高估。所谓购买力平价,其实就是一篮子商品的货币比价。比如我们到国外,可以看到林林总总各种产品的价格。电子产品可能比国内便宜;食品、日常生活用品,比中国国内贵。加总起来怎么样?这种加总起来的购买力比较就是购买力平价。这两年没有看到最新的比较权威的关于购买力平价的测算,但几年前是有过国际权威机构的测算的,人民币还被认为需要大幅升值;而且就经验上我们对于内外物价的感受来看,人民币的购买力应该是没有高估,人民币没有长期贬值的基础。

从另一方面看,汇率又是经济相对基本面的映射,汇率的短周期波动在经验上与两个因素相关,一是经济增长的内外增速差;二是内外利差。这两个因素在2018-2019年对人民币汇率不是太有利,汇率表现可能整体偏弱。

但只要人民币年波动在一定范围之内,比如看过去几年的特征,年对年在7%以内,就问题不大。比如2015-2016年,是连续两年贬值;2017年是全年升值;2018年是贬值。虽然有一定的趋势性市场化定价的过程,但整体来看还是周期性的,和经济表现及利率周期有关。


金融界:当前资本市场上"国进民退"争议较多,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郭磊:两个原因带来的吧。首先,过去两年我们的经济政策比如像去产能、环保、金融去杠杆,它的副产品之一是导致政策资源更为集中,这在客观上是有利于上游企业、规模以上企业和高信用等级企业的,在这一过程中,国企天然会比民企会更受益。另外一点,一些金融机构对政策理解不到位,可能更倾向于把钱贷给国企,因为后者存在政府信用的隐性背书,相对来说更安全,这也带来这样一种现象在一定范围内客观存在。当然,最近有一个值得关注的信号,就是政策层多次提到正考虑以"竞争中性"的原则对待国有经济。OECD曾经全面阐释过"竞争中性"原则,指出它有八大特征,具体到成本、监管、补贴、税收、债务、采购等领域,都要有什么什么样的特点,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对全球来说都是一个相对清晰和容易理解的框架。它如果后面成为我们国企改革的一个关键思路,应该还是会有一些看点的。


金融界:美债收益率一直被认为是全球无风险收益率的锚。如今,美债收益率上行,全球股市承压。您对当前政策选择有何看法?请您判断一下未来中国可能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

郭磊:美债收益率整体来看仍然处在上升的大周期中。而且在这轮美国加息的进程之中,我们也看到美债收益率的特点,加息之前可能比较强,加息之后可能会调整一段,整体来说是进二退一,震荡上行。美国加息目前还没有结束,我们估计今年12月份加息之后,明年还会有可能有两到三次的加息。美债收益率中枢至少现在还不是一个顶,我们估计明年均值会比现在要高。

美债是一个锚,从简单的意义上来说,美债收益率高了,意味着你买其他资产的机会成本就更高了,其他资产的相对价格就会更低,估值就会更有压力。所以美债上行对全球风险资产都是一个压力。

对全球其他区域的货币政策还是会有一点约束的。以中国为例,要保持经济的内外均衡,我们的国债收益率还是需要和美债有一定的利差。现在不同于10年前,如今的中国经济,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程度都高了很多,经济的内外均衡是一个现实逻辑。

财政政策空间会稍微大一些,一是减税,个税减税方案已落地,我们估计年内会有企业税的减税;还有就是财政支出的适度扩张和基建的修复,预计四季度基建会往上走。未来我比较看好的一个领域是农村基建,通过乡村振兴战略去缩小县城和农村的二元化差距可能会是政策的一个诉求。还有我们的财政政策和产业政策可以去推动工业企业的技术改造投资。


职业-使命

金融界:您做宏观研究多少年了?

郭磊:从2006年毕业差不多12年;进入证券市场大概是2010年到现在,8年左右。


金融界:您为什么会选择做宏观研究?

郭磊:基于对于宏观研究的热爱啊。其实也没那么感人,最开始我是想做非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业研究员的,结果我去的第一个研究所就说你是博士啊,你来做宏观吧。我说等你们找到了宏观的人我可以转非银么?他们说绝对没问题。于是....。所以说人生有时候不是一个决定论的框架,它充满偶然性。


金融界:您认为做宏观研究最需要具备的是?

郭磊:我觉得,首先必须有一定的学院派的、专业化的训练,宏观特别怕民科;其次是对宏观研究这块应该有坚持和内在兴趣,做了宏观就坚决不做非银;然后,在金融市场上要有一定时间的锤炼,有过无数判断成功的欣喜和小经验,也有过无数判断失误的教训,慢慢形成自己的一套方法和体系。


金融界:您对宏观研究的定义是什么?

郭磊:我只能定义金融市场上的宏观研究。其实有三类角色都会研究宏观经济,一类是高校和研究所;一类是政策性机构;一类是金融机构。

金融市场上的宏观研究,就是以辅助投资决策为目标,对宏微观经济数据进行梳理和分析,对当下所处的经济阶段、未来演变趋势、以及经济特征对于大类资产的影响进行判断。因为是以辅助投资决策为目标,所以有时候我们的核心考量不是应然性(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而是实然性(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


金融界:做宏观研究,您如何拓展自己的思维?

郭磊:每个人都有自己固有的思维模式,开阔自己的一个方式就是相信别人同样优秀,多听多看。这两年太忙远远做不到了,2016年之前,我几乎熟悉这市场上每个宏观策略同行的每一篇研究,别人的每篇出来我都会去看。


金融界:您的研究格言是?

郭磊:做不公知化、不口号化的研究。


金融界:您工作经历中最有成就感的是?

郭磊:我觉得最主要还是2016年孤身一人入围新财富,2017年带着一个初创型团队拿到了三大奖项的第一名。他们每个人都是我对着简历,对着wind研究报告一个一个挑出来的,大家形成一个有风格的研究型组合,一起努力一把,用实力说话,我觉得这个过程还是挺燃的


金融界:您的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及如何解决?

郭磊:2016年吧,当时个人职业生涯还是遇到一些波折。解决.....解决就是默念三遍:我是金子,我会闪光的。


金融界:十年后您希望的职业是?

郭磊:十年以上的预测是挺难的,包括十年之前我们很多人可能想像过10年后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后面再看都不是特别靠谱了。从国外经验来看,宏观策略需要经验积累,还是有一定护城河;但说到底行业生态、技术条件也在不断变化,很难说我们的职业经验能够有多持久,说不定将来AI就做宏观分析了,我又是只懂边城,不懂编程的人。总之,审慎且努力地做好每一天吧,未来无非是一个连续意义上的现在。


金融界:您认为分析师行业未来会如何发展?

郭磊:这一行业总归会越来越成熟。无论行业规则怎么变,我相信"研究创造价值"的基本原理应该不会变,而且会越来越成为行业标准。


生活-信念

金融界:您最爱看的一本书或电影是?

郭磊:我读书比较杂,很多领域都是发烧友。很难说哪一本或者哪些。比如年轻时候喜欢红楼梦,红学书就有数百本。


金融界:您最大的业余爱好是?

郭磊:这几年是看电影。因为私人时间非常少,看电影一般是在飞机上,那真的是最主要的业余时段。后来不知谁发明了飞机上提供wifi,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工作。我们这行很多人应该都有类似体会:上了一趟航班,发现有wifi,一时就不知该喜该忧


金融界:什么是您坚持的人生信念?

郭磊:做事多坚持一些,守得云开见月明。


金融界:17岁时您的梦想是什么?

郭磊:17岁当时已经是大学二年级了,梦想也和其他大学生一样,希望能逃课、挂科、谈恋爱什么的,人生更完整些。但我当时也有计划一直读到博士,比较喜欢校园,总归希望在校园久一些。


金融界:现在的理想是什么?

郭磊:人到中年,其实已经无所谓理想,每天繁琐的工作生活就是理想本身。如果一定说有,有时候我们会跳过世俗的性价比视角去坚持一些东西,我觉得这些片断就是理想。我有个朋友曾经说过一段话我觉得说得特别好:理想并非一定要实现,它的存在,在于提醒你你曾经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什么样的人,以及你现世的生活并非全部。


金融界:做宏观研究对您的价值观有什么影响?

郭磊:宏观研究实际上还是经济学思维的一个延伸,而经济学,它和纯粹的理科文科思维都不一样,我的理解它本质上是一种世俗的工具理性。无论是一个国家,要实现繁荣富强;还是一个普通人,要实现花好月圆,它都有一种最优路径,即收益最大成本最小的方式,经济学本质上是研究约束条件下的最优解的。我们这专业出来的,有时候看一些社会问题也会比较工具理性一些,就是长期这种思维习惯的结果。


金融界:您的睡眠时间通常有几个小时?

郭磊:曾经和同行粗略算过,我们这行,每年要工作4000多小时吧。按说应该多休息的,但因为太忙,在夜里11点之后才会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反而不舍得睡。所以对睡眠这件事来说,真的是需求扩张+供给收缩,这逻辑和大宗商品是一样的,所以我们甚至都不是折旧,我们是燃烧


金融界:您最遗憾的是?

郭磊:最遗憾的是我段子写得很好,但没能成为一个脱口秀演员


金融界:您最感恩的是?

郭磊:在我成长过程中还是遇到了可以认识到我的价值,并且给我平台和机会的人,他们永远是我的伯乐。


金融界:您最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郭磊:中国是一个正在快速变化的经济体,对于任何一个宏观经济和制度演化博弈的研究者来说,中国都是一个绝佳案例。我隐隐觉得当下我们很多经济学者的视角不对,它相当于站在一个空中往下看,这是合理的,那是不合理的;这是高效率的,那是低效率的,似乎忽略了经济规律的有效性和经济现象的内生性。未来我想找机会把自己的idea写下来。古人不是说三不朽吗,立言是其中之一。作为一个经济学博士和多年中国经济的观察者,多少还是想做一个立言的人。当然,我会爱惜羽毛,确保我的书值得往书架上放才会写。


金融界:如果有时间的话最想做什么?

郭磊:一段假期,一块海滩,一杯啤酒,一个PAD。

加入我们(JOIN US)

金融界网站

"慧眼"分析师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